“高端”国产职场剧骨子里还是生活剧

由靳东、蓝盈莹主演,且“会集半个娱乐圈演员”的职场剧《精英律师》越播评分越低,目前已到及格线以下。这部剧演员的演技没问题,靳东、蓝盈莹、孙淳、田雨、刘敏涛在表演上如鱼得水,人物塑造得很精英、很妥帖,但该剧像以往诸多职场剧一样,节奏慢、台词水、不相干的线索多,而且与律政职业相关的知识性差错频现。通过《精英律师》可以看出,无论国产职场剧包装得多豪华、多高端,在叙事思维、故事结构、人物打造、情感刻画上,骨子里还是普通的都市生活剧的惯有模式,观众很难在其中真正地透视某一种职业,以及职业中的深刻人性挖掘。

无论是美剧《傲骨贤妻》还是日剧《Legalhigh》,国外律政职场剧的“主角”永远是案件,一集一个典型案例,在案件线索的不断深入与反转中,展现律政职场人的工作状态、思维方式、人际环境和专业性。从各种谋杀案、酒驾案、离婚案、继承案、抄袭案等五花八门的案件中展现社会生活百态,通过双方律师的办案过程与激辩,让普通大众深入了解法律,带来对善恶、公平与正义的换位思考。国产律政剧却都是绕着案件走,或者说让案件成为一个衬托,为各主角之间的插科打诨、钩心斗角服务。比如《精英律师》就时不时地塞进一个简单的家庭主妇离婚案、外卖小哥纠纷案、离婚子女探望权案等来增添一下职场氛围,有的案件一带而过,有的案例可有可无,将大部分笔触用来描写律所高级合伙人之争、律所之间的明争暗斗、律所律师的斗嘴日常。这些内容也是职场的一部分,但放在任何职场都成立,对于期待看到专业性律政案件和故事的观众来说,剧情不够专业、不够深入。该剧播出十几集,精英律师没正儿八经地办过几次案,剧情都消耗在职场斗争和家长里短中,剧情够闹腾,但不拿本行说事儿,总感觉剧情不够有力。

同时,创新和流传度也是评估流行语的一个标准。《咬文嚼字》编辑部表示例如“夸夸群”、“与你无瓜”和“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等都入围了流行语的评选,但是它们在语言上都不够创新,因此最终落选。

被告人杨明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此案的办案警官有2人,分别为自己和所长陈石。

至于检方是否会将录音作为参考追加陈石为被告人,清苑区检察院一知情人说,“如果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话,可以。”

新京报讯 2018年3月,河北保定一男子因涉嫌强奸未遂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询问调查,其间在候问室内自缢。随后,办案民警之一杨明以涉嫌玩忽职守罪被保定市清苑区检察院公诉。2019年11月,该案在清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

2018年3月20日,被告人杨明针对付某涉嫌强奸(未遂)案件开展取证和调查工作。当日15时09分,被告人杨明和派出所工作人员阮某某将付某从城关派出所候问室带到清苑创伤医院做伤情诊断,15时31分,付某被带回城关派出所候问室。

杨明告诉记者,上述男子即为当时城关派出所所长陈石,随后陈石找人列出了提纲,主要内容为:让杨明承认自己是办案组组长;陈石是挂名办案,没有实际操作办理过案件;杨明作为办案组长没有安排人员看管;态度诚恳,争取组织宽大处理。

杨明回忆,当时陈石承诺,若杨明把此事扛下来,他会帮杨明脱罪。杨明提供的录音显示,一男子说,“这个事你俩就给我兜了,咱们三个最起码先达成共识。”随后杨明问道,若再次供述与此前说的内容不符怎么办,对方表示会先找人写个提纲,然后再想对策。

被问及在2020选举中台湾民众党夺得几席“立委”,他才能决定参选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柯文哲说,要是只有2席,那他2022年市长卸任到2024年有13个月,要怎么撑过去?但若有8席就比较高,不管怎样就往那目标前进。(中国台湾网 何建峰)

“串供”录音被作为证据提交法院

谈到2020年为何不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柯文哲说,他也没想过要选,且选上也是有问题的。被问及“立法委员”0席次要怎么运作?他表示组党(台湾民众党)其实也是意外,他只是随便讲讲,结果民进党当局的“内政部”把消息给各家媒体,让他赶鸭子上架办组党筹备会。

针对上述情况,12月5日,城关派出所原所长陈石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付某在派出所身亡,自己已被免职,“录音也是当所长的时候,现在不好回答。”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张公安受立案管理平台内容的图片显示,付某一案的接报人为陈石,填表时间为2018年3月20日。杨明提供的派出所内张贴的城关派出所值班表(2018年3月)显示:事发3月19日,陈石与杨明为一班。

(文中杨明、陈石均为化名)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柯文哲受访时表示,在台北市长任上有很多任务在身,例如现在有1万户要开工、环南市场这个月要进驻、南门市场要拆,市场工程就200亿元,所以卸任后才能专心选,不然现在选会两头空。

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区检察院出具的起诉书显示,检方经依法审查查明:2018年3月19日18时23分,保定市清苑区公安局勤务指挥平台接到一女子报警,称其被租房客掐打。被告人杨明作为保定市清苑区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值班民警接警后,将付某带到城关派出所进行盘问调查。当日21时许,被告人杨明向城关派出所所长陈石口头汇报了相关情况,陈石要求杨明继续调查并负责处理。

公安受立案管理平台内容。 受访者供图

清苑区检察院一知情人士表示,该案由监察委负责后移送到检方。对于检方是否会将录音作为参考追加陈石为被告人,他称,“我们审查的涉及职务犯罪都是监察委移送给我们”“如果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话,可以。”

12月3日,杨明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此案的办案警官有2人,另1人系城关派出所所长陈石。事发后陈石承诺,若杨明一人将此事扛下来,他会帮杨明脱罪。杨明提供的一份录音显示,一男子说,“这个事你俩就给我兜了,咱们三个最起码先达成共识。”

杨明的辩护律师王谦表示,上述录音被当庭播放,法院未当庭宣判。王谦认为,杨明作为下属理应执行上级的命令,陈石作为派出所所长在调遣人员时未能全面考虑,未安排专门人员对付某进行看护,同时未安排专门人员在监控室值班,导致付某自杀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施救,陈石作为派出所所长和案发当日的值班民警未能正确履行工作职责,造成他人人身安全的重大损害,其行为也构成玩忽职守罪。

对于杨明称陈石让其顶罪一事,陈石说,“录音他(杨明)已经给监察委、法院、检察院都提供了。”对于录音中的人是否为他本人,陈石没有明确回应。

城关派出所的值班表显示,事发当日陈石与杨明为同一班。受访者供图

很多观众喜爱剧中罗槟与何塞的斗嘴诡辩,一个理性直接,一位啰唆事儿妈,两位演员表演得很好,但若仔细看,斗嘴的台词很水。比如两人在饭桌上斗嘴斗上十多分钟,机灵抖得够多但又不够有趣,浪费观众时间。剧中为了展现秘书栗娜的女性魅力,给了很多剧情和特写;为了展现何塞的有趣,加了不少软广;戴曦和麦飞是男女朋友而在职场上是竞争对手,这条线原本可以呈现律师工作的专业性特质,但剧中呈现得也不够精彩。

“当时我把这个案子情况跟所长汇报了,他让我跟辅警一起去取证调查,回来后发现嫌疑人自杀了。”杨明承认,付某上吊自杀时,他的确正在外面调查取证,未在派出所。报警女子家门前的监控视频显示,2018年3月20日15时55分,杨明取证结束后驾驶警车离开。另一份监控视频显示,2018年3月20日16时24分许,杨明驾驶警车回到派出所。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2019年十大流行语的评选上,《咬文嚼字》编辑部表示主要是通过社会学价值和语言学价值两个方面来尽量寻找平衡点,选出的流行语反映了时代的特征、弘扬了正能量和引导语文生活。

男子派出所内自缢,办案民警以玩忽职守罪被公诉

2018年4月5日,杨明向莞城区监察委做出了第三次供述,称事发当日他本人是办案民警,陈石只是挂名,未实际办案。

法院出具的录音证据收据 。受访者供图

保定市清苑区监察委员会以被告人杨明涉嫌玩忽职守罪于2018年6月14日向检方移送审查起诉。检方受理后,于2018年6月15日决定立为刑事案件,提起公诉。

12月6日,对于录音是否会被作为证据采纳,该案主审法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案件仍在办理中,具体案情不便透露,判决结果会在审限期之前下达。

目前陈石未被检察院起诉,杨明庭上提交了录音。对于录音是否会被作为证据采纳,该案主审法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案件仍在办理中,具体案情不便透露。

国产职场剧无论是展现哪一个行业的人,都喜欢将其塑造成完美无缺的人,上来就天下无敌、从不失手,人物光环在身,设计过度,就难免浮夸。职场上的常胜将军、精英担当固然迷人,但好人物、好故事从来都来自不完美到完美的蜕变,有血有肉、有低谷有成长才有意思。一群光鲜亮丽的霸总们职场内斗、所向披靡,确实有点儿接不上地气。

在被追问2024年是否一定会选时,柯文哲坦言,没意外会选,但人的身体状况要考量,没意外的话会,会朝要选的方向慢慢准备;身体要够好,他当过台大医院加护病房医师,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是有sense,就乖乖准备。

2019年11月,杨明涉玩忽职守罪一案在清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杨明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后觉得对不起死去的付某,愿意为此承担责任。但针对此事。检方不应该只起诉自己,“我希望检察院能追加被起诉人,让此事公平的处理”。

上图为手写提纲内容,下图为杨明总结的提纲主要内容。受访者供图

检方认为,被告人杨明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既没有看管付某,也未安排他人负责看管、巡查,也未向所长陈石汇报需要调配其他民警负责看管、巡查。没有认真履行职责,造成1人死亡。犯罪事实清楚,应当以玩忽职守罪追究其刑事责

《精英律师》刻画律师的“精英”全靠嘴皮子,而非调查取证中见、法庭上见。男主角罗槟是精英中的精英,面对委托人、同事总是说大话,动不动就“告他个倾家荡产”“下班前就让你拿回驾照”“你为此丢了工作我可以让你老板赔你很大一笔钱”,没有观众会相信一个盛气凌人、满嘴大话的律师是一个好律师。以理性、证据支撑的律师事业,最重要的应该是律师的信誉,这种案件没见结果就说狠话的人,不是专业律师,而是帅气多金的“霸道总裁”。而且该剧刻画“天才律师”戴曦的方式就是让她背诵法律条文,这一情节遭到专业律师的吐槽,因为背法条没必要,背得好也不一定就是好律师。剧中律师为对方当事人提供法律意见、私自录音和录视频为当事人获取权益等行为,也被现实中的专业律师批评“不尊重职业规范和职业道德”……

杨明说,在接受清苑区监察委调查的过程中,自己于2018年3月21日、23日分别供述了两次,“当时我就说,办案民警是我和所长”。但3月27日这天,所长陈石约他和办案辅警一起到汗蒸洗浴店商量此事。

12月5日晚,新京报记者将录音中的相关谈话内容转写为文字并发送短信给陈石再次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王谦表示,杨明在2018年4月5日做出的供述,推翻了前两次的供述内容。根据相关法规,未排除串供可能的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而清苑区人民检察未根据法律排除串供的可能性,便认定以杨明2018年4月5日的笔录作为重要证据向清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违反法律规定。

民警称是所长让其顶罪,对方曾拟提纲串供

杨明表示,自己向法院提交了此前与陈石的录音。法院证据收据单显示:陈石与杨明的谈话录音作为证据,于2019年6月11日被提交给清菀区法院,证明目的为,杨明、陈石等三人谈话录音。

检察院称若证据确实充分,考虑追加被告人

清苑警方一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根据城关派出所内的相关规定,“接警当天轮值民警是谁,谁就把案子负责到底。” 他回忆,事发当天,值班民警为所长陈石和杨明。付某自杀时,杨明外出调查取证,陈石在办公室,应该看管候问室内的人,或者安排其他民警看管。事发后,清苑区监察委对办案民警陈石和杨明做出了行政处罚。

起诉书指出,在杨明办理案件的过程中,付某独自一人留在该所候问室无人看管。3月20日16时8分,付某开始解候问室栅栏上的布条,并将布条挂在铁栅栏上,于16时16分自缢。直至17时17分,城关派出所临时用工人员进入候问室,发现付某自缢并呼喊,被告人杨明赶到候问室对付某采取心肺复苏等措施进行抢救,保定市清苑区创伤医院医生赶到现场,检查后认为付某已经死亡。经鉴定,付某符合缢死。

“我太难/南了”虽然创新力度不够,但是是网友们的释放压力的表现,流传度非常的广泛,最终入选。此外,在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的年龄层次以及不同的社会群体都会有不同的流行语。